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牛新壳

passion & ambition

 
 
 

日志

 
 
 
 

毛奇元帅  

2010-08-17 14:18:22|  分类: 商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奇元帅(Field-Marshal Helmuth von Mohke)对拿破仑的方法和克劳塞维茨的理论都有深入的研究,但又并非他们的盲从者,因为他随时都能通古今之变。从拿破仑他学会了运动为战争的灵魂,所以铁路也就变成了其战略中的最重要因素。从克劳塞维茨他学会了政策与战略的密切相关,所以他对政治外交都深感兴趣,而从不采取所谓纯军事的观点。毛奇的思维非常特殊:一方面能作抽象的思考,另一方面又从不忽视现实。他具有惊人的分析和综合能力,在他一生当中,他经常保持下述的习惯:把他的问题逐条地写在纸上,对它们作精密的分析,并且一再地加以组合重写,直到他对答案感到满意时为止。

几乎所有的传统战略家无不重视对历史的研究,毛奇更是如此。他认为只有对历史深入研究才能使未来的将领认清战争的复杂性。所以在他的领导之下,军事史的研究成为普鲁士参谋本部的主要责任之一,此种研究是由参谋总长亲自指导,而不是委之于低级单位。毛奇相信只要所采取的观点正确,则历史研究对战略可有重大贡献,他本人的成就也似乎可以作为此种观念的证明。

除了重视历史研究以外,毛奇在思想方面还有另一大特点,那就是他对技术因素极为敏感,这在职业军人中可以说是非常少见。一般说来,凡是专业性的人员都往往有守旧的趋势,但毛奇却能够开风气之先。据说在日耳曼境内尚未修建铁路线之前,毛奇即已开始研究铁路问题。

毛奇认为铁路可以提供新的战略机会。利用铁路来运输部队,可以比拿破仑时代的行军速度快六倍,所以对于一切战略的基础——时间与空问——都应作新的计算,一个国家若有高度发达的铁路运输系统,则在战时将可获得重大、甚至于可能具有决定性的战略利益。军队动员和集中的速度已成战略计算中的必要因素。事实上,参谋本部的战略计划,就是以动员和集中的时间表为其核心。

毛奇曾说:
当实际作战已经开始后,我方的意志不久就要遭遇到敌方的独立意志。诚然,假使我方有准备并决心采取主动,则可以限制敌人的意志;但除非凭借战术,换言之,也就是透过会战,否则仍不可能粉碎其意志。任何较大规模的会战都会带来巨大的物质和精神后果,而这也会造成一种新情况,并构成下一步新措施的基础。任何作战计划对超过第一次与敌方主力交手之后的情势,都不可能作精确的预测。所以指挥官在整个战役中,都将被迫根据不可预测的情况来作决定。在战争中的一切连续行动都并非预定计划的执行,而必然为随机应变的措施。因此,仅凭理论知识还不够,到此时,性格和心智的力量也就会表现无遗。

毛奇不认为战略是一种科学,有一定的原则可以遵循。他说: 
战略是一种随机应变的系统,而不仅限于知识,它是知识对实际生活的应用。它是一种具有创造性的观念,随着不断改变的环境而发展。它是在最困难条件压迫之下的行动艺术。

毛奇认为指挥必须统一,切忌一国三公的现象。即便是恶劣的计划,如能彻底执行也还是胜于综合性的产品。在另一方面,即令是最好的计划也还是不能预测战争的摩擦,所以个别的战术决定必须在现场作成。毛奇认为对作战计划作刻板的执行,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对于有的指挥官,不分高低,都必须经常鼓励他们发挥主动精神。

毛奇认为上级对下级的命令是愈少愈好,愈简单愈好。换言之,统帅不应干扰战术性的安排。他甚至容许其部下擅自改变其作战计划,只要能获得重大的战术成功,即可将功折罪。他说:“只要战术能获胜利,则战略可以让步。” 

毛奇在1860年曾对普奥战争的展望提出一项备忘录。英国的富勒将军认为那是代表逻辑推理的杰作。由于原文太长,在此只能简述其要点如下:
 一、普奥战争将影响所有欧洲国家。若某一方面能获相当成功,则将会结束日耳曼的现有分裂情况,并在欧洲中央建立一个统一国家,其权力和势力将优于其任何邻国,或至少与其相等。
二、在大国之中,英国在欧陆上最需要强大的同盟国,而最能配合其利益者即为统一的德国,因为后者永远不可能要求制海权。不过英国也可能想维持旧秩序而反对欧洲的政治重划,于是它又可能与德国为敌。
三、法国最不希望有一个人口七千万的德意志帝国出现。但就眼前而言,它却可能希望从这场战争获致最大的利益——兼并比利时、荷兰等地区。如果战争旷日持久,普鲁士主力被陷在战场中,则法国势力必会乘机而动。
四、俄国为了想夺取君士坦丁堡,可能帮助普鲁士,但此种援助又有二害:一是太慢;二是太强。太慢将赶不上时机,太强将产生喧宾夺主的后果,反而使俄国坐享其成。
所以毛奇的结论是必须完全不赖外援,速战速决,并使欧洲秩序不受重大破坏,然后胜乃可全。他的这种战略思考代表高度的智慧,与俾斯麦的外交运用也配合得恰到好处,所以普鲁士的确是“胜兵先胜而后求战”。

1864年对丹麦的战争只能算是牛刀小试,因为仅凭数量也都足以决定胜负。但毛奇却利用这次机会发现了奥军的两大弱点:(一)其参谋本部能力极差;(二)其步兵所用的还是旧式的前膛枪。关于后者,又可以证明毛奇对技术和战术的问题有其超时代的了解。

1866年的普奥战争,对毛奇的将道才是第一次真正的考验,而且也是其毕生事业中的最大考验。当时的奥军被誉为欧洲最佳陆军之一,其兵员是服役七年的老兵,骑兵受过高度训练。双方兵力大致相等,而毛奇所要克服的地理和政治问题远较困难,但他仍能在六个星期之内赢得决定性胜利。

关于普奥战争的详情无法细述,不过毛奇之所以能大获全胜,主因不外下述两点:
一、毛奇利用近代交通工具,提高军队的行动速度,所以能后人发而先人至,换言之,他证明了时间可以征服空间,并粉碎“内线”的神话。
二、普军后膛枪的火力产生了极大的杀伤力,使奥军士气为之崩溃。在沙多华会战时,虽然奥军享有三比二的优势,而且大致还是采取防御态势,但其死伤数字反为普军的一倍。

关于这两点,毛奇本人曾有精辟的论断:
仅当保有足够的空间时,才可以说内线具有毫无疑问的优点,如果空间已经缩小,则内线不特不能收各个击破之效,反而会受到包围,于是战略之利将变成战术之害。
不过这又并非表示毛奇绝对赞成外线而反对内线,实际上,他在普法战争中对于两种观念都曾作成功的运用。毛奇战略的特点就是有充分的弹性,合于“兵形象水”的原理。 

摘自钮先钟《战略家》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