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牛新壳

passion & ambition

 
 
 

日志

 
 
 
 

FMG合同后续  

2009-08-18 21:46:30|  分类: 宏观语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写了《中钢协的溃败》。今天看到几个更专业的分析。一并留存如下。

Fortescue改变不了铁矿石定价规则

华尔街日报 http://chinese.wsj.com/gb/20090818/hrd100928.asp?source=channel

中国的钢铁企业宣称,在与全球铁矿石供应商争夺定价主导权方面正在赢得一场胜利。

Fortescue Metals同意,其今年输华铁矿石的降价幅度,将比力拓(Rio Tinto)、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以及淡水河谷公司(Vale)这三大铁矿石供应商在全球所售铁矿石的价格低3个百分点。作为补偿,Fortescue将从中国机构获得最多60亿美元的融资,以进一步实现其产能扩张目标。

但这一协议并不像被宣传的那样具有里程碑意义。

当然,中国加大了自己对Fortescue的影响力,虽然具体方式有别于中铝公司(Chinalco)今年早些时候的做法,当时该公司曾试图收购力拓的大量股份。

相反,在手握大量美元的中国金融机构支持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希望将Fortescue培养成全球三大铁矿石供应商的竞争对手。

但中国与Fortescue的协议却不大可能改变今年的铁矿石价格谈判格局。这一协议所涉及的铁矿石交易量太少,因此协议价格无法成为铁矿石的基准价。Fortescue今年下半年只能向中国出口2,000万吨铁矿石,这还不足中国今年上半年铁矿石进口总量的7%。

中、长期而言,即使是一家像Fortescue这样增长迅速的公司,也需假以时日才能成为铁矿石价格谈判中举足轻重的一方。目前全球海运铁矿石的约70%都是力拓等三巨头出产的。

对Fortescue来说,与中方协议所带来的短期好处未来却有可能给它制造麻烦。该公司现在受其唯一的客户--中国--影响太大。Fortescue目前的铁矿石年产量为4,500万吨,全部卖给中国,未来几年中方有可能加大力度要求其提供价格折扣。

许多业内人士都预计,铁矿石价格谈判将朝着一个更加与市场挂钩的定价体系迈进。对中国来说,事实可能证明,现在出手支持Fortescue太晚了,力度也太小。

Andrew Peaple

中国与FMG的“铁矿石友谊”代价不菲

路透 http://cn.reuters.com/article/specialEvents2/idCNCHINA-354620090818

澳洲矿业新贵FMG(Fortescue Metals Group)(FMG.AX: 行情)是中国在澳洲的一个新朋友.该公司由中国企业参股,产品迄今只售往中国.最近它给中国钢厂一个铁矿石价格的小小折让,破除了中国与全球矿企的谈判僵局,让代表谈判的钢铁工业协会赢得了面子--但这份友谊的代价并不低.

首先,这个折让的条件是中方将为FMG提供最多60亿美元的融资,换取FMG在下半年以较今年5月日韩钢企达成的铁矿石价格低约3%的价格,为中国提供铁矿石供应.此项协议的达成被称为重大突破,但这个折让实在算不了什麽,因为FMG矿石的等级较力拓(RIO.AX: 行情)(RIO.AX: 行情)的低了8%,本来就应该有个折价.

但对于代表中国钢铁企业进行年度铁矿石价格谈判的中钢协来说,这个价格意味着中国能够在全球铁矿石谈判中设定一个"中国价格",意义非凡,因此特地在周一紧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其胜利.

不幸的是,这个"中国价格"或只对急欲进军中国市场,获取中国廉价银行融资的二流矿企有约束力,全球三家主要矿企--澳洲力拓、必和必拓(BHP.AX: 行情)(BLT.L: 行情)和巴西淡水河谷(VALE5.SA: 行情),没有那麽大的资金压力,并不急于接受FMG的价格,尤其是在铁矿石现货价格自今年的基准价达成以後已暴涨50%的情况下.

与FMG的协议意味着,中国钢企今年可从进口2,000万吨FMG铁矿石中节省约3,500万美元,但在与三家全球主要矿企的谈判久拖不决,将令中国钢企在现货市场上损失数十亿美元,因为现货市场价格正随全球经济回暖而飞涨.而给FMG的60亿美元资金支持,现在还不知道以什麽形式进行,但可以预料这笔投资也不乏风险.

在FMG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它的执行长FMG是否成为了中方棋盘上的一枚小卒,FMG当然否认这种说法.做棋子能够获得丰厚的回报,现在澳洲小矿主的最大梦想就是能够把自己卖给中国人.此前湖南华菱钢铁已向FMG投资7.7亿美元,中国的主权投资基金还有可能投资10亿美元以帮助该公司的扩张.

中钢协签的这笔交易对谁更有利,看一下资本市场的反映就知道.FMG股价周一上涨近3%,澳洲大盘则下跌1.7%.支持二流矿企有助推高他们的股价,但对钢企则毫无帮助,宝钢股份昨日收跌7.6%,跌幅远超大盘.中钢协可以自己说获得胜利,但别人或不得不为它赢得的"国家荣誉"付出代价.(完)

FMG成铁矿石价格谈判大赢家

财经网 http://www.caijing.com.cn/templates/inc/webcontent.jsp?id=110226154&time=2009-08-17&cl=100&page=all

在今年颇为戏剧化的中国铁矿石价格谈判中,不在谈判桌上的48岁澳大利亚矿业冒险家、Fortescue金属集团(Fortescue Metals Groups Ltd,下称FMG)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弗里斯特,再一次成为了赢家。

  FMG在8月17日公告宣布,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宝钢签署协议,7月1日到12月31日期间,将以粉矿94美分/干吨度、块矿100美分/干吨度的价格,向中国钢铁企业销售约2000万吨铁矿石。

  上述价格较去年铁矿石价格分别下降35.02%和50.42%,比力拓与日本和韩国钢铁企业达成的粉矿和块矿价格,分别低2美元/吨、7美元/吨。

  中钢协当天亦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了这个“2009年度进口铁矿石谈判结果”。首次牵头主导中国铁矿石价格谈判的中钢协,称此为“突破”,形成了铁矿石市场上的“中国价格”。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称,“将按这个价格与其他三大矿山谈”。

  不过,很难相信这个价格会获得力拓等铁矿石厂商接受,因为随着中国需求恢复,现货铁矿石价格已经大幅上涨,意味着铁矿石已经再度转入卖方市场。

  目前,63.5%品位的印度粉矿到岸报价为110美元/吨至112美元/吨。按照力拓与日本和韩国钢铁企业达成的价格计算,澳大利来矿离岸的基准价格只有61美元,加上目前的海运费12.14美元,也不过73美元左右,远远低于现货价。

  在此情形下,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三家铁矿石厂商,没有哪一家会有动力主动下调价格,以更便宜的协议价格销售。

  由弗里斯特在2003年创立的FMG,一直自诩为澳大利亚铁矿石的“新势力”。2008年5月,FMG投产,原计划当年实现铁矿石产量2200万吨。由于FMG产量有限,无法对三大铁矿石厂商构成威胁,也难以迫使他们接受中钢协与FMG达成的价格。

  弗里斯特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到2010年初铁矿石产量将能达到4500万吨。即使如此,这一数字远远落后于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三大矿山公司的产量。淡水河谷年产量为3.4亿吨,力拓产量1.4亿吨,必和必拓最少,也达1亿吨左右——三家控制全球铁矿石贸易量70%。

  根据协议,FMG将在今年7月1日到12月31日期间,向中国钢铁企业销售约2000万吨铁矿石。这也远远无法与三大矿业公司向中国的出口量比较,三大矿业公司合计出口中国的铁矿石为2.6亿吨。

  “FMG与中国所签长期合同,只占中国所有长期合同的10%。”联合金属分析师杜薇向《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中国却是FMG的全部。根据FMG公告,目前公司100%的铁矿石销往中国。自2008年5月FMG向中国销售第一船铁矿石以来,截止到2009年二季度,FMG向中国累计销售铁矿石3510万吨。

  正由于此,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实行一个价格。对于同时拥有现货市场和铁矿石协议合同其他三大铁矿石厂商,这却是难以接受的。

  在7月30日晚举行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淡水河谷铁矿石业务部董事马丁斯表示,今年二季度,淡水河谷销往中国的铁矿石达到了创纪录的近3600万吨,仅有1100万吨通过长期协议价格销售,超过70%是通过现货市场来进行的。

  必和必拓则在7月29日一则公告中表示,其30%铁矿石产量的客户采用混合的年度定价方式,包括季度定价、现货价格和指数定价。必和必拓媒体负责人Peter Ogden对《财经》记者表示“不作评论”。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FMG同意接受较低价格,条件则是在9月30日以前,中国向其提供55亿美元至60亿美元的融资。

  弗里斯特告诉《财经》记者,这笔融资主要用于FMG扩产所需的长期基础设备的投资。“FMG与中国银行融资已经商谈了12个月左右,目前这笔融资还在与中国多家金融机构进行商谈。”他说。

  对于急需扩张产能、资金短缺的FMG来说,这将进一步把中国市场与自己绑在一起,不被抛弃。

  去年下半年矿业市场突然变冷,令背负沉重债务的FMG不得不向外寻找援手。今年2月,FMG引进中国的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菱)作为战略投资者。华菱向FMG投资12.7亿澳元,获得FMG约17.40%股份,使FMG的资产负债率由2008年的102.01%下降至2009年的80.70%。

  尽管这样,FMG的负债总额却在增加。根据FMG8月10日公布的财报显示,2009年负债总计35.58亿元,较去年同期上涨11.54%。

  “其实FMG的财务状况一直不好,相当于国内的‘ST公司’。”国内券商中一位排名钢铁行业前三名的分析师告诉《财经》记者。

  分析师估计,FMG如果不进一步将年产能扩大到1.2亿吨,将仍然无法在规模上与巨头力拓、必和必拓竞争。为此,FMG还需要至少30亿美元的投资,帮助其重组债务,扩张产能。

  中钢协、宝钢与FMG达成的结果,为那些与FMG有合同的企业争取了利益,但是获利最大的却仍是FMG本身——此笔融资无疑将帮助其走出财务危机。

  对于首次牵头铁矿石价格谈判的中钢协,与FMG达成的协议价格,或许只是为其结束今年铁矿石价格谈判留保留一点颜面。

  此前,力拓与日本和韩国钢铁企业达成了约33%的降幅,中钢协要求40%以上的降幅,双方各不让步,谈判陷入僵局。恰如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驻北京记者高西安在最近一则报道中所说,“中钢协关于市场的结论,总是由政治和愿望决定,而不是明眼的分析。”

  力拓认为市场需求强劲,而中钢协否认,结果每次力拓都是正确的,“对于中钢协,这不仅仅是羞辱(it was beyond humiliating)”。

  随着铁矿石现货价格的上涨,与力拓达成协议的机会已经不复存在。眼看再过两个月,关于明年铁矿石价格谈判又要即将开始了。

  届时,不知中钢协是否还将代表中国钢铁企业谈判?■

谋定价还是谋全局?

FT中文网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8196

中钢协的谈判者此刻应该读的是《三国演义》而非《水浒传》:寻找稳固的战略联盟而非一味强调“革命”。

8月17日,中钢协公布了2009年度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谈判结果: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厂商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实行全国一口价,不再分现货与长协,粉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94美分,粉矿降幅35.02%,块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100美分,块矿降幅50.42%——比力拓此前与日本和韩国钢铁企业达成的粉矿和块矿价格分别低2美元/吨、7美元/吨。

这是一场微弱的胜利:从5月26日日本钢铁企业接受力拓的33%的降幅,到中国企业目前的35%的降幅——为了这2个点的降幅,在9月30日之前中国方面还需要向FMG提供55-60亿美元的融资。

FMG承诺:将在今年7月1日到12月31日期间,向中国钢铁企业销售约2000万吨铁矿石。在合同期内FMG销售给中国的铁矿石实行的是中钢协的进口铁矿石价格,即为全国统一价格。

至此,备受关注的中钢协终于完成了两项历史使命:实施中钢协制定的全国统一价和低于日韩企业的铁矿石价格降幅。

对FMG而言,这更是一笔划算的买卖:FMG以低于力拓价格约两个点的铁矿石价格换来了总额在55亿美元至60亿美元之间的融资,并锁定了国内数十家采购客户以及明年的谈判优先权。

这样划算的买卖会落到FMG并不偶然:今年2月,湖南华菱钢铁集团通过向FMG投资12.7亿澳元而获得其17.40%股份而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华菱董事长李效伟目前担任FMG董事。

虽然在市场人士看来,此事的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毕竟此时的FMG还是一家处于成长中的公司:即便它如期完成增产计划,其产出也只是从目前的5500万吨扩大到1亿吨,这与中国目前每年4.85亿吨铁矿石的进口仍然有差距。

面对FMG用两个点的降幅换来中国市场10%乃至未来20%铁矿石的市场供应商地位。力拓、必和必拓似乎并不在意——毕竟花了这么多的代价只降了两个点,但这代表着中钢协一直坚持的40%-45%的铁矿石降幅已经松动。

两拓能否也接受这个两点的降幅?唯一肯定的是,后面的谈判仍然艰巨。巴西淡水河谷不管在中国投多少示好广告,但是海运费的一路上涨使得澳大利亚铁矿石仍然是中国钢企当前的最佳选择。

和此前一直强悍的坚持谋求“中国定价权”的中钢协相比,此刻的中钢协起码“虚晃了一枪”在澳大利亚铁矿石厂家内部打入一个盟军:在略弱的联盟和最强的对手之间,中钢协此举犹如孙权——与刘备联盟而非独立抗曹。

赢得谈话空间,应该是本轮价格谈判中中钢协获得的最大空间。

但这并不代表着时间的获得,毕竟100天之后就是2010年铁矿石价格谈判的开始期。现货市场已经突破100美元的铁矿石,已经表明:市场没有时间来给涨上去的铁矿石以降价空间。

长江天险人与我共有,仅凭中国的铁矿石需求要想在能短时间内改写全球铁矿石的定价准则并不现实。中国作为一个长协钢和现货矿同时共存的铁矿石市场,有进口资质的112家大型钢厂和众多只能在现货市场采购的中小钢厂之间,一直存在着不对等关系;在利益和机会之间中钢协需要代表的不仅仅是协会成员,而是整个中国钢铁业。

可是错过了年度铁矿石谈判最佳时机的中国钢铁业们,正在同时开打内外两场战争:外要统一定价国家尊严,内要做大做强行业限产并购。攘外与安内两件事并不能全部由中钢协说了算,这使得中国钢铁业的对外团结总有短板可钻。

如果一味强调水泊梁山式的革命或招安,并不能带给铁矿石谈判更多机会。正如武侯祠前的那副著名的对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