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牛新壳

passion & ambition

 
 
 

日志

 
 
 
 

亚洲距离衰退仅一步之遥  

2008-10-27 16:43:24|  分类: 次贷危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全球高速经济增长的最后一个桥头堡,亚洲距离衰退的距离可能比人们想象的更近。

对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而言,投资者对衰退的定义通常是经济连续两个季度收缩。不过,对亚洲来说,经济学家通常认为当区域年增长率降至5%至6%时就发生了衰退。对多年来经济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的中国,衰退实际发生的增长率水平可能会更高,大概为8%。

EPA/MARK
10月22日,一名港口工人骑车经过辽宁营口港口的
起重机

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亚洲国家的人口一般比欧美国家更加年轻,在许多国家,随着成百上千万农村人口到城里寻找机会,劳动力的增长速度也更快。因此,不包括日本在内的大多数亚洲经济体需要达到比世界其它地区更快的增长速度──通常为年增长率5%甚至更高,这样才能吸纳所有的新增劳动力。如果无法达到这个水平的话,失业率就会攀升,贫困人口比率也随之上升。

与此同时,亚洲许多国家的投资决策都是建立在近年来强劲的增长速度还将延续的假设之上的。如果无法保持高速增长,利润将会令人失望,新的产能也不再需要,成本将被迫削减,就如同美国的衰退一样。

实际上,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亚洲已经处于衰退的边缘。在投资银行瑞银(UBS),经济学家现在预计,不包括日本,亚洲明年的GDP将增长6%左右,使该地区正处于衰退的边缘。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等机构的其他一些经济学家认为2009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将降至8%以下,也可能会使其陷入衰退。

瑞银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邓肯·伍德里奇(Duncan Wooldridge)称,这样的增速对美国来说应该是“相当好”了,但在亚洲却可能是麻烦。他说,明年亚洲将会出现更明显的经济减速,主要原因是世界其他地区对亚洲出口商品的需求减少。

亚洲的衰退对人们的影响可能与在西方国家不同。亚洲消费者在经济繁荣时期的储蓄要远多于美国人,因此如果收入出现下降,他们可能也不会感觉自己在经济上捉襟见肘。

而且,许多亚洲公司通常都是国营、家族式或工会非常强大的,这点在印度尤其明显,因此在困难时期它们裁员的可能性也低于美国公司。许多美国企业在刚刚发现麻烦来临的苗头时就开始裁员。比如在印度,陷入困境的航空公司Jet Airways在受到了当地政府官员的压力后,不久前就取消了裁员1,900人的计划。

这也并不意味着亚洲的衰退不会造成冲击。许多亚洲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体系要少于西方国家,随着贫困水平居高不下,社会动乱的风险也可能高于更发达的国家。

在泰国,许多消费者认为他们已经陷入了衰退,尽管今年的增长率预计将达到4.5%左右。消费者信心大幅下挫,旅游等部分行业中已经开始出现裁员。上周五,一份当地报纸就如何在衰退中幸存下来对读者提出了建议,包括建议人们自己做饭,减少国外度假等。另一份泰国报纸还开设了裁员专版。

在曼谷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的26岁的Surangrat Poonkao说,我希望泰国经济能够转好。她说 ,尽管她的业务仍然不错,但美国客户的数量大幅下降,她在另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一位朋友不久前被解雇了。她说,不可否认,我们将受到全球经济减速的影响。

在中国,一些工厂已经因为来自欧美的订单减少而关闭,导致成千上万的工人失业。迄今为止,大多数失业工人看来都在其它公司找到了新工作,但这可能迅速发生变化。中国最近一个季度经济增长率落至9%,而近年来的最高点是2007年创出的11.9%。渣打银行的预测认为,中国明年的增长率将降至7.9%,2010年更糟,将放缓至7.1%。

当然,亚洲的情况仍好于世界其它多数地区,在某种程度上其经济依然非常强劲。消费者支出,尤其是在面条等低价商品上的支出仍居高不下。油价的下跌可减少消费者的燃油开销,从而可能刺激支出。

穆迪(Moody's)旗下网站Economy.com驻悉尼经济学家陈颍嘉(Sherman Chan)说,从亚洲的许多经济体中可以看到,它们国内的情况仍然很稳健。经过了多年的繁荣发展之后,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亚洲国家有了更大的实力增加公共支出,保持经济持续增长。她说,尽管面临一些新问题,但中国仍是主要经济体中潜力最大的国家之一,因此可能会继续吸引大量投资。

该地区的情况也远远好于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的黑暗时期,当时几个亚洲经济体因发生大规模的违约和汇率下跌而崩溃。瑞银的伍德里奇说,不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经济增长率当时放缓到了2%左右,其中泰国和印尼等地出现了明显的收缩。

不过,经济下行中的痛苦可能只是刚刚开始。尽管对裁员保持缄默,但许多公司已经在考虑减少用工人数的办法。

上周二,台湾收入最高的钢铁公司中国钢铁(China Steel Corp.)称,计划通过提前退休在今年裁员150人至200人左右,并将在2009年冻结招聘。随后其它行业也可能会出现裁员。摩托罗拉(Motorola Inc.)已在新加坡裁员700人。在新加坡第二和第三季度连续两个季度经济收缩后,该国已经陷入衰退。

分析师说,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等地的一些小型私营公司正在裁减更多员工,随着全球需求减弱,中国有200万甚至更多的工人有失去工作的危险。

Patrick Barta

全球危机再创日本经济

本曾被视为阻止全球经济动荡进一步蔓延的坚强堡垒,但它周一又暴露出新的弱点,该国最大银行宣布拟筹措更多资本金,日圆汇率已接近10年来的最高水平,而股市则跌至了26年所未见的低点。

AFP/Getty Images
两名行人路过三菱UFJ证券的一家营业厅

三菱UFJ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 Financial Group)周一表示,它将募集可能多达9,900亿日圆(合107亿美元)的资本金。而仅仅两周前,这家日本市值最高的银行还投资90亿美元获得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21%的股份。也在周一,日本首相麻生太郎(Taro Aso)给内阁下达命令,要其在准备定于本周晚些时候发布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时,订出更多措施来加强日本的金融体系并稳定日本市场。

日经指数周一下跌6.4%,收于7,162.90点,创下1982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日经指数今年迄今已跌去了一半价值。

香港股市周一下跌了12.7%,此后欧洲股市也开始大幅下挫,因为人们担心亚洲可能无法在全球性经济萧条中独善其身。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周一收于8175.77点,创出2003年4月1日以来的最低收盘点位。

由于日圆兑美元汇率继续上扬,升至近13年高点,日本的处境可谓雪上加霜。纽约汇市周一尾盘,1美元兑93.58日圆,低于上周五的94.6日圆,本月累计跌幅达12%。日圆走强严重打击了日本主要出口商,因为它们的产品在海外市场上变得更贵了。此前美国、欧洲和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损害了这些出口商的业绩。

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回应日本的求助呼吁,七大工业国的财政部长们周一发布了紧急声明,警告投资者不要将日圆汇率推得太高。他们说,日圆汇率近期的“过分波动”对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构成了威胁。

由于人们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挥之不去,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暗示,该行下周有可能下调其关键利率。

虽然日本经济再次出现动荡是由始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引发的,但日本经济的一些固有问题加剧了问题的严重程度,其中包括日本银行业高得不同寻常的股市风险敞口以及日本严重依赖出口来推动经济增长,这些问题即使在日本已摆脱了上世纪90年代的长期萧条后依然存在。

日经指数在1989年末时曾升至38,915.87点的历史最高水平,此后日本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开始破裂,导致日本经济陷入了10多年的停滞状态。在经历了本世纪头几年痛苦而缓慢的调整后,日本银行业终于清理干净了自己的如山坏帐,而日本企业经过重组也重新恢复了活力。

这些努力使日本企业手头拥有了可观的资金,日本财务省(Finance Ministry)提供的数据显示,日本约110万家企业背负的有息债务已从10年前的600多万亿日圆下降至455万亿日圆。而据《日本经济新闻》(Nikkei)的一项研究,截至今年3月,日本超过40%的上市公司净负债额为零,也就是说它们手中的现金超过了其背负的债务。

一些公司用手头的资金大举进行海外收购。上个月,野村控股公司(Nomura Holdings Inc.)收购了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在亚洲和欧洲的部分业务。而三菱UFJ金融集团除购买了摩根士丹利21%的股份外,还斥资约35亿美元收购了它在美国Union BanCal Corp.银行尚未拥有的那35%股份。

当前的市场动荡已促使经济学家们重新修正自己的预测数据。随着对主要海外市场的出口增速出现放慢,日本经济已开始步入低迷,第二季度出现了负增长。现在多数经济学家预计,日本经济第三季度也将负增长。一般情况下,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就意味着经济陷入了衰退。

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上周五表示,鉴于市场当前的混乱状态,至少要到2010年下半年日本经济才能重新恢复潜在增长速度,这一时间比它此前的预测整整推后了一年。

日本银行业此前尤其被人们视为处于良好状态。由于日本的银行在解决了坏帐问题后经营态度保持谨慎,它们大体上都未涉足美国的次级按揭贷款。

但股市不断下跌却凸显出日本银行业的一个弱处。日本允许银行将它们的部分资本金(这是银行对外贷款的资金后盾)投资股市。这一做法是日本经济界传统的“交叉持股”行为留下的遗产。所谓交叉持股,就是银行与其贷款客户分别持有对方的股份以强化相互联系。日本银行业这部分持股目前占日本股市总市值的3%左右。

以三菱UFJ为例,截至6月份时,该行持有的各种日本股票总价值在6.1万亿日圆,未兑现利得1.8万亿日圆。日本股市目前较那时已下跌40%,据KBC Securities驻东京的银行业分析师Kristine Li估计,以此估算,三菱UFJ这部分投资的市值缩水至不足3.7万亿日圆,投资损失达6,300亿日圆。

根据日本会计规则,每个季度末发生的损失都须从银行的资本金中扣除。三菱UFJ的一级资本金充足率6月底时为7.3%,3个月前是7.6%。资本充足率是衡量银行资本金实力的指标。

三菱UFJ在周一的声明中称,下个月将发行3,900亿日圆的优先股,未来一年还将出售最多6,000亿日圆的普通股。该行表示,发售优先股意在使其作为一家全球性金融集团获得进一步的增长,并稳定公司的财务基础。

KBC Securities的Li说,这一融资计划对日本和海外投资者的信心都是一个重大打击。他们之前一直认为,日本银行业相对安全,没有立刻筹集资本的必要。

分析师预计,该行竞争对手三井住友金融集团(Sumitomo Mitsui Financial Group)和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可能会步其后尘。不过这两家银行说,并未制定这方面的计划。

周一,三菱东京UFJ和瑞穗金融的股价分别下跌15%,三井住友下跌11%。

预计在截至3月31日的财政年度,日本不会有大银行发生净亏损。

日本政府已计划向中小金融机构注资2万亿日圆,以充实它们的资本金,但经济财政大臣与谢野馨(Kaoru Yosano)周日称,注资规模将扩大到10万亿日圆。注资计划的实施细节尚不清楚,比如是否也会向大银行注资等。政府有可能出资收购银行的优先股,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日本政府常有此举。

令人奇怪的是,日本自己对眼下的全球金融动荡或许也要承担一定责任。该国在1999-2005年期间一直遭受通货紧缩之苦。为消除通缩对经济的抑制作用,日本央行一直将本国利率维持在远低于欧美国家的水平,在本世纪的头5年,贷款利率保持在零水平。目前日本的关键政策利率为0.5%。

如此的低利率促使全球投资者纷纷在日本借入资金,然后投向其他高收益市场。这些投资者中包括数量不多但持续增加的房主,他们以日圆借入抵押贷款,用于在日本以外地区购房;还包括通过网上经纪公司出售日圆的个人投资者,他们往往以很高的杠杆比例实施交易。

这些活动压低了日圆,但同时却给日本出口业带来好处,增强了日本出口商品的价格竞争力,且提高了日本公司海外盈利汇回日本时的日圆价值。

分析师们说,日圆近期之所以走强,部分原因是日本投资者为尽量降低风险开始抛售外国资产、买入日圆汇回国内。这种额外需求刺激了日圆涨势,损害了日本出口业和总体经济。2007年,日本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二是由出口盈利贡献的。

日本在扭转经济下行趋势方面或许并无多少对策可用。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驻东京的首席股票策略师Shinichi Ichikawa说,单靠日本政府是不能解决日本出口业的困境或全球经济放缓问题的。导致市场受损的因素有些是日本所不能控制的。

Yuka Hayashi / Yumiko Ono

对出口的依赖成为亚洲经济头号劲敌

周五亚洲股市的溃败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一个正日渐明显的现实,那就是对出口的高度依赖现已变成了亚洲的头号劲敌,而正是它曾推动当地经济实现强劲增长。

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是亚洲制造业巨头赖以生存的土壤,如今欧美消费支出的严重缩水正在重创这些企业,它们的资本支出也将迅速下滑。

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上周五表示第三财季盈利锐减44%,之后公司宣布由于市场状况不佳,将于年内减少记忆芯片业务的相关资本支出,并有可能视明年经济环境的状况而下调总体资本支出计划。三星电子并未透露今年的资本支出缩减规模。

索尼公司(Sony Corp.)上周四下调了本财年(截至明年3月底)的业绩预期,并表示商业环境的恶化可能迫使其缩减资本支出、关闭工厂,并削减工作岗位。上周五该股重挫了14%。

亚洲经济前景的不断恶化全然不理会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从十年前的金融危机中东山再起的亚洲在引发欧美金融体系危机的次债市场中风险敞口有限。尽管以韩国为首的某些国家确实依赖全球信贷市场进行融资、且这一资金来源已告枯竭,但亚洲的银行并未大举投资令西方银行深受其害的次债衍生品等相关金融资产。

然而,在过去十年中,亚洲越发把出口当做经济增长的发动机,而不愿以牺牲经济增速为代价扶植本土消费市场;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后者能保证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亚洲主席史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说,2007年时,出口占除日本之外亚洲地区本地生产总值的47%,这较1998年、即上一次经济危机肆虐时的可比数据上升了11个百分点;换言之,亚洲对出口的依存度较十年前提高了30%。

罗奇说,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对全球信贷系统的依赖或许并非撬动亚洲经济增长的杠杆,但全球经济对亚洲的推动显然是居功至伟。

这意味着,正如未来几年西方银行应通过变卖资产而解除自身资产负债表的杠杆率那样,亚洲各国也必须采取类似措施,削减在好年景时累积起来的过剩产能。

调查公司IHS Global Insight驻北京的总经理威廉?赫斯(William Hess)说,当前危机是由于全球失衡正在发展演变,这是一个杠杆逐步解除的普遍过程;全球生产集中于东亚,因此调整将发生在这里。赫斯指出,市场正在传递出这样一个讯息:在并非身处金融危机旋涡的亚洲地区,制造业产业合理化进程的展开将使其未来数年经历一段困难时期。

这将使亚洲工业面临更大挑战,特别是在信贷成本上升的情况下。日本正忙于应对本币升值给商品竞争力带来的影响。尽管对亚洲部分地区来说,商品价格下降有望给它们带来些许解脱,不过这里面可能会有一定的时间滞后。

来自公司方面接连不断的坏消息导致上周五亚洲股市全线走低。在三星宣布业绩重挫、并表示将下调资本支出之后,首尔股市的基准股指收盘暴跌了10.6%;东京、孟买以及香港的股指分别下挫了9.6%、11%和8.3%。

并非所有亚洲国家都因贸易前景的突然转淡而变得不堪一击。菲律宾和印尼对出口的依赖相对较低。虽然中国经济出现了更多降温迹象,但其第三季度经济增速仍达到了9%,而且随着更多工厂关门,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推出种种激励措施。

其他对贸易依存度更高的地区则感受到了苦痛。在新加坡这个科技制造业中心,第二、第三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分别缩水了5.7%和6.3%,政府的估测数据显示该国现已步入了经济衰退。今年9月份,新加坡对美国这个最大单一市场的出口较上年同期减少了24.5%,8月份时的降幅更是高达30.2%。

据马来西亚种植行业及商品部长Peter Chin表示,当地家具出口业在经历了连续六年的增长后可能将出现下滑。他在向某工业团体发表讲话时称,美国经济危机已经影响到了马来西亚对该市场的出口,由此可见国内工业对传统市场的依赖所带来的弊端。

在泰国,电路板出口在今年前八个月减少了18.3%。Aspocomp (Thailand) Co.的销售销售经理卡兰潘(Vuth Klaiphan)说,我认为在这个行业中的每一个人都这样那样地受到了全球经济困境的影响。Aspocomp约九成的印刷电路板都出口到了欧美市场。

在越发明显的全球经济减速过程中,记忆芯片厂家的日子可谓格外艰难。

力晶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Powerchip Semiconductor Corp.)总裁谢再居(Brian Shieh)表示,这个行业不只面临寒冬,现在可以说是已进入冰河时期。以收入衡量,该公司是台湾最大的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DRAM)生产厂家。力晶日前宣布在截至9月30日的财季中亏损新台币150亿元(合4.599亿美元)。这已经是该公司连续第六个月出现亏损。

力晶将削减今年的资本支出计划以及DRAM发货量预期。公司还表示将把新芯片厂的投产推迟至2010年。

力晶副总裁谭仲民(Eric Tan)指出,这个行业里的公司已闭口不谈盈利问题,而是开始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了。

Peter Stein / Carlos Tejada


市场动荡波及新兴经济体

短短的几周里,全球市场的动荡已经将新兴经济体辛苦多年获得的成果一扫而空。

过去的一个月中,新兴市场政府的借贷成本大幅飙升至六年来的最高水平,而且周四还在继续上涨。

投资者尤其担心那些需要融资而经济基本面薄弱、有可能陷入更深危机之中的国家,比如东欧的一些国家。不过,随着信贷紧缩、全球经济增长大幅放缓,即使是那些财政状况相对坚实的国家也发现它们的前景蒙上了阴影。

据JP摩根(J.P. Morgan)一项指标,投资者目前要求的风险溢价是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收益率比美国国债高出八个百分点以上,而一个月前这一利差还不到四个百分点。这种状况使得急需资金的政府更难获得融资,难以通过增加开支来遏制经济放缓。

投资者对这些国家公司债要求的风险溢价则飙升更加迅猛。近年来,这些企业在外汇借贷方面比政府缺乏约束,现在清偿或延期债务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

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周四警告可能下调保加利亚和俄罗斯的评级,表明市场对新兴经济体的担忧不断加剧。保加利亚依靠外资来收窄巨大的贸易逆差。标准普尔表示,该国如今面临着外部融资急剧下挫的风险;与此同时,俄罗斯可能要面临银行体系救助成本不断上升的问题。

很多新兴经济体都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错误吸取了教训,当时这些政府大借外债引发了大规模的外汇危机或是债务违约。这一教训使得它们应对当前这场危机时比过去更有所准备。

尽管如此,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新兴市场部门联席主管高梅兹(Michael Gomez)说,当前这场包括诸多因素的危机不啻于一杯“极具爆炸性的鸡尾酒”。这些因素包括:外国投资者纷纷撤资;大宗商品价格下滑;企业外汇投资失败引发进一步恐慌因素等新的动荡因素;阿根廷等国作出的将私人退休金国有化这类极不同寻常的政策决定。

那些外资依赖程度较小、持有诸多外汇储备的国家财政状况较好,它们正在努力缓解本地融资压力,动用外汇储备力挺本国货币。巴西周四对外汇市场了实施了大规模干预,意在止住巴西雷亚尔的跌势。雷亚尔兑美元本月以来已经贬值了15%。巴西还宣布将提供至多5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

那些贸易逆差较大、需要外资的国家则处境更加艰难。巴基斯坦、匈牙利、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等国已经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出了融资求助。

匈牙利周三宣布加息3个百分点,意在支撑不断走软的匈牙利福林;在经济可能面临衰退之际,此举不啻为饮鸩止渴。Danske Bank的分析师表示,这一加息举措可谓是一剂可能令患者丧命的猛药。

据信贷信息公司Markit的数据,中欧和东欧数个国家政府府债券的违约保险价格周四飙升至历史高点。不过整个新兴市场这一价格都在飙升,无论国家信贷质量怎样;这可能显示出投资者正在无差别地抛售。

专注新兴市场债券的Standard Asset Management驻伦敦首席投资长科格拉齐耶(Kevin Colglazier)说,有的投资者想获利了结,有的则是在赎回压力下被迫抛售。他说,他们建仓花了数月或数年的时间,现在却想在几小时或是几天的时间里赶紧斩仓离场。

Joanna Slater


金融风暴袭击波斯湾

球金融风暴周日席卷了波斯湾,科威特央行宣布对银行存款提供担保,并匆忙制定了一项对该国一家大银行实施救助的计划。

科威特此次干预行动是石油蕴藏丰富的海湾地区首次出手救助银行业,而在此之前这一地区似乎一直未受到当前金融危机的显著影响。目前海湾地区各国的股市继续大幅下挫。由于油价已较7月份时的高点下跌了50%以上,与此同时国际和本地投资者也纷纷大幅撤资,海湾地区在石油业推动下一度呈爆炸式增长的经济现在突然显得脆弱不堪。

沙特阿拉伯表示,将向低收入借款人提供约23亿美元的贷款,此举显然是为了缓解全球信贷危机对沙特公民的不利影响。而在迪拜这座中东地区的新兴都市,房地产经纪商们说,他们多年来首次看到了房价疲软的苗头,因为资金来源日益枯竭,而投机者也在撤离这个一度红火的房地产市场。

迪拜房地产经纪商9 Properties的房地产咨询师Tanya Vodenicharova说,房地产投资者目前找不到买家。迪拜房地产市场的大幅回调有可能影响到政府的财政状况,减缓或遏止当地靠负债推动的经济增长。

近几个月来,当前这场从美国波及到欧洲、拉美和部分亚洲国家的住房、信贷和银行业危机似乎大体上未将其最恶劣的影响扩展到海湾地区。有大量石油收入的海湾国家向投资者保证说,它们的银行和金融体系是安全的。

一些国家的政府甚至断然采取了未雨绸缪的举措,向其规模较小、但流动资金匮乏的银行体系注入了数十亿美元资金。本月早些时候,沙特阿拉伯承诺会向有资金需要的银行提供400亿美元贷款安排。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则保证说,会向国内银行帐户提供为期3年的存款担保,并保证会向银行间借贷提供支持。

但上述举措都未能起到安抚该地区股市投资者的作用。最近几周,本地投资者步海外投资者的后尘也纷纷撤离海湾地区股市,而这些股市今年早些时候还属于新兴市场股市中表现最佳的。油价的大幅下挫也打击了海湾地区的投资者信心。

高涨的油价使得海湾各国的国有和私人投资者能将上百亿美元资金投入房地产市场、基础设施项目,不久前更是投入了外汇投机交易。许多外国和本地投资者今夏早些时候尤其热衷于外汇投机交易,他们的如意算盘是,为了遏制国内不断上涨的物价,海湾地区各国政府将放弃本币与美元汇率挂钩的做法。

而当有明确迹象显示海湾各国政府不准备这样做时,海外投资者夏末和上月早些时候纷纷撤离这类投机性交易。他们许多人仅仅是为了从海湾国家货币与美元的脱钩中获利才在这一地区开立银行帐户的。

这使得海湾地区许多银行出现了资金匮乏,并急忙寻找办法筹措新的贷款。而当国际资金拆借市场上月出现冻结时,海湾地区发现自己也陷入了信贷危机。

但促使科威特周日出手救助银行业的是货币交易而非银行坏帐问题。科威特政府救助的Gulf Bank表示,由于其交易对手因欧元-美元衍生金融产品合约交易失误而出现违约,该行被迫寻求政府干预。

政府的救助行动进一步惊扰了股市,科威特主要股指下跌3.5%,从而使这一指数今年的累计降幅达到了19%。海湾地区其他股市同样大幅下挫。

由于对经济萧条的担忧促使投资者纷纷解除用借入资金建立起的交易头寸,全球货币市场出现剧烈波动,导致大批企业、银行和个人深受其害。过去一个月中,美元和日圆兑全球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双双飙升,因为投资者确信一场全球性的经济衰退正在逼近。鉴于投资者在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上押了大注,这一汇率变动引发的问题尤为严重。

尽管当前的石油价格仍足以给海湾地区大多数依赖于石油的政府带来巨大的预算盈余,但油价进一步下跌的前景已令投资者感到惊慌失措。

多数海湾国家在预算中设定的油价水平要低很多。海湾国家平均需要油价保持在每桶47美元之上,即可避免预算赤字。但一些国家相对而言更容易受到冲击: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报告,巴林所谓的盈亏平衡价格是每桶75美元,沙特阿拉伯是49美元,科威特为33美元。

尽管明显存在支撑,但油价暴跌的速度仍令政府官员感到紧张。在上周五的紧急会议上,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匆匆决定将日产量削减150万桶,为近8年来的最大一次减产。在此举上周五未能遏制油价的下跌后,部分石油官员周末时建议再次减产。

近几周来股价的下跌已经让该地区深具影响的当地个人投资者损失了数十亿美元。沙特主要股票指数今年以来已经下跌了50%以上。自6月份以来,沙特股市的下跌已经让该地区市值最大的这个证券交易所蒸发了2,050亿美元的市值。

周日,科威特交易员身穿白色长袍,挥舞着标语牌,进行了多个交易日来的第二次罢工。(科威特股市周五和周六休市。)他们在科威特城市中心的一栋政府建筑前抗议,要求国家加强对市场的干预,以提振股价。科威特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Kuwait)首席执行长易卜拉欣·达夫多布(Ibrahim Dabdoub)周日呼吁有关部门干脆关闭交易所。

达夫多布向CNBC阿拉伯卫视频道称,如果我是负责股市的,我会立即下令暂停交易。

海湾地区财政部长上周六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会议,讨论对当地信贷市场也出现的冻结局面采取联合行动。美国和欧洲已经深陷信贷冻结的困境,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威胁到海湾地区的政府和私营项目。

科威特和该地区其它国家有着政府救助和慷慨补贴国民的悠久历史。周日时还不清楚央行是否会弥补Gulf Bank的损失,帮助其继续运营,或是制定该行与其客户间的还款计划。

很少有分析师认为政府会允许该行倒闭。科威特和拥有大量石油存款的其它海湾国家有足够的金融实力,可在出现更多交易问题时救助这些机构。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驻迪拜副总裁库珀(Tristan Cooper)说,鉴于公共领域强大的家长式作风,政府看来不太可能容忍大规模的破产或违约。

与此同时,在迪拜,房地产代理公司可能正在看到这个国家繁荣的房地产领域陷入低迷的第一个迹象。目前仍没有切实可靠的证据显示房价大幅下跌,迪拜的地产开发商仍表示对未来持乐观态度。但经纪商称,地产投资者正在下调报价,越来越愿意承受损失,落袋为安。而就在几个月前,他们还能通过买进然后转手卖出获取巨额利润。

突然的走软可能是迪拜发生更大问题的先兆,这个城市国家近年来通过借贷实现了高速增长。在如今的金融危机之中,海外借款和再融资已变得更加困难,这增加对迪拜还贷能力的疑问。

Margaret Coker / Chip Cummins

卢布急剧下跌 俄罗斯疲于应对

然俄罗斯政府出资数十亿美元支撑本国货币,但俄罗斯卢布仍跌至两年来新低。该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和石油收入正在逐渐萎缩,这有可能导致其信用评级被下调,而信用评级是显示其近来经济振兴的一个关键指标。

Associated Press

在股市较5月份高点大跌70%之后,新涌现的这些问题显示全球金融危机正在迅速改变俄罗斯的命运。因担心出现动荡,俄罗斯人纷纷设法将卢布存款换成美元和欧元,黑市汇率因此比官方汇率还低。

随着俄罗斯经济近年来飞速增长,克里姆林宫在全球政治、能源政策甚至在对格鲁吉亚的军事行动上对它所谓的美国的过度扩张表现出越来越强硬的姿态。

但几周之内,金融动荡改变了俄罗斯的经济格局,并迫使该国一些实力强大的工业巨头出售资产寻求救助,给俄罗斯政府自己的财政投下了阴影。

俄罗斯央行周四说,俄罗斯的黄金和外汇储备仅在上一周就骤减150亿美元至5,157亿美元,而8月初时总额接近6,000亿美元。如果按本周的下降速度,到年底前,还将再减少1,500亿美元。一家西方大银行的管理人士预计,俄罗斯央行本周将拿出更多的资金。政府已承诺再出资700亿美元储备资金救助金融系统。

一些西方银行界人士称,俄罗斯银行业正在减少跨境卢布放贷,以遏制资本外流势头。上述那位西方银行的人士说,据他所知,俄罗斯央行高层官员上周末召集几家西方银行驻莫斯科机构的负责人,说他们正在将央行注入的卢布投入海外放贷市场。央行发言人拒绝置评。

俄罗斯央行近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遏制投资者针对卢布的投机交易,周四央行说,将上调存款利率。股市方面,据交易员和相关官员说,俄罗斯政府本周开始出手购买股票支撑股价。但股市仍在继续下跌,周四跌幅超过了4%;卢布汇率周四在纽约汇市下跌0.3%至两年来低点,本周跌幅已达2.2%,较7月中旬的高点跌幅达14%。

在这次信贷危机中受到打击最大的是俄罗斯富豪,其中一些人与政府关系密切。这些人在扩张欲望驱使下从西方银行借入大量资金,但现在却眼看着他们的金融帝国几近崩溃。

四年前评级机构将俄罗斯评为“投资级”时,普京(Vladimir Putin)对此表示热烈欢迎。周四,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 Corp.)警告说,可能会将俄罗斯的评级调回去,部分原因是俄罗斯政府救助金融行业的成本不断增加,可能给该国曾经坚实的财政状况带来压力。

俄罗斯政府已逐步将其救助计划的规模加码至2,000亿美元,其中7.80亿美元来自外汇储备。国有银行将接受350亿美元的后偿贷款,以支撑银行体系。标普周四表示,它担心救助计划耗费的资金会越来越多。

与标普相反,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周四重申,仍将俄罗斯关键债务和外币存款评级的前景定为正面,表示俄罗斯充足的财政储备和坚决的政策措施足以克服信贷危机。一些分析师认为,抛售行为将随国际市场恐慌情绪减退而平息,并认为俄罗斯有充足的储备,足以安度当前的风暴。

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周四在俄罗斯政府网站上发布了其最新视频播客,内容是关于金融危机的。他说,俄罗斯会避免其他国家在危机中遭受的经济损失。梅德韦杰夫说,实话告诉你们,俄罗斯并没有被卷入危机的旋涡,也有机会避免危机,他还表示要加速经济改革,让俄罗斯在这场危机后变得更强大。

俄罗斯信贷突然枯竭也暴露出其银行业的重大弱点,俄罗斯银行业的杠杆率比许多欧洲银行都要高。

官员们一再让莫斯科的两家证交所停止交易,试图以此遏制市场崩盘,但抛售仍在持续。与此同时,过去几周油价剧跌,已经达到了可能令俄罗斯陷入预算赤字和贸易逆差的水平,这令人们更加担心俄罗斯政府坐拥大量现金储备的局面还能维持多久。

过去几天里,俄罗斯充斥着卢布贬值的传言,自普京八年前上台以来,卢布的坚挺一直是俄罗斯政府深以为豪的一大成就。由于担心卖盘会变成抛售,相关政府官员已经发布了一大堆否认声明,而一些商业银行已开始在外汇兑换点限制购汇量。

分析师们说,如果卖盘压力持续,俄罗斯就必须在实施外汇管制和放任卢布贬值之间做出选择。俄罗斯央行更有可能重新实施外汇管制:让卢布大幅贬值可能不具政治可行性,因为俄罗斯政府一直断然拒绝考虑这个选择。过去几年中,莫斯科一直将卢布兑美元升值说成俄罗斯重新崛起、美国走向衰落的标志。

Alan Cullison / Gregory L. White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