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牛新壳

passion & ambition

 
 
 

日志

 
 
 
 

读书人的无聊  

2005-10-20 10:3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今天终于看到一篇可以作为题记的文章,出自可爱老头黄永玉《比我老的老头》。讲的是五十年代黄永玉靠猎鸟改善家人生活,钱书知道后感慨不已,说我没有永玉你那份野性,对这些谋生本领更是一窍不通,不过我可以给你开张猎鸟的书。读书人的无聊,大概就是这样。

 

 

由我的普通话想起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普通话如何的不普通,刚来公司报到的时候,同事经常要求我“重复一下”。我一向认为此事微不足道,理直气壮地辩解说做为一个广东农民我的普通话实在还算过得去。

今天不小心看到一则读书笔记,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明祖通文义,固属天纵,然其初学问未深,往往以文字疑误杀人,亦已不少。《朝野异闻录》:三司卫所进表笺,皆令教官为之,当时以嫌疑见法者:

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为海门卫作谢增俸表,以表内‘作则垂宪’诛;

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为都司作万寿表,以‘垂子孙而作则’诛;

福州府学训导林伯璟为按察使撰贺冬表,以‘仪则天下’诛;

桂林府学训导蒋质为布按作正旦贺表,以‘建中作则’诛;

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为本府作正旦贺表,以‘睿性生知’诛;

澧州学正孟清为本府作贺冬表,以‘圣德作则’诛;

陈州学训导周冕为本州作万寿表,以‘寿域千秋’诛;

怀庆府学训导吕睿为本府作谢赐马表,以‘遥瞻帝扉’诛;

祥符县学教谕贾翥为本县作正旦贺表,以‘取法象魏’诛;

亳州训导林云为本府作谢东宫赐宴笺,以‘式君父以班爵禄’诛;

尉氏县教谕许元为本府作万寿贺表,以‘体干法坤,藻饰太平’诛;

德安府学训导吴宪为本府作贺立太孙表,以‘永绍亿年,天下有道,望拜青门’诛。

盖‘则‘音嫌于’贼’也,‘生’嫌于’僧’也,‘帝扉’嫌于‘帝非’也,‘法坤‘嫌于’发髡’也,‘有道’嫌于‘有盗’也,‘藻饰太平’嫌于‘早失太平’也。”

如果朱元璋国文好一点,官话(估计和现在的普通话差异不止一点点)标一点,或许疑心就不会这么重,“”也就不会那么多了。现在政府大力推行普通话,相信文字狱不会再泛滥如昔。

赵翼对这段史实有自己的一番解读:

“是时文字之祸,起于一言。时帝意右文(则抑武也),诸勋臣不平,上语之曰:‘世乱用武,世治宜文,非偏也。’诸臣曰:‘但文人善讥讪,如张九四厚礼文儒,及请撰名,则曰士诚。’上曰:‘此名亦美。’曰:‘《孟子》有‘士诚小人也’之句,彼安知之?’上由此览天下章奏,动生疑忌,而文字之祸起云。”

所谓的“诸勋臣”当然是和皇帝老子一起打天下的那帮将领。在中国的传统里,文臣武将跟他们上朝时所站的方位一样,势不两立。

我是国庆回家才知道什么叫做势不两立的,因为我妈讲了个真实的故事。说是故事,其实年代并不久远,上世纪四十年代,人物也不传奇,我妈的远房叔祖。那时侯田地是真正的命根,地少人多,“三山六水一分地”,资源比较稀缺,交通也不方便,于是相临的村子都互有婚嫁,却不得不经常彼此武力争夺。妈妈的村子和隔壁村有一条堤坝连着,两村交界的地方恰好长着一棵虬曲的榕树,两村的男丁就在树下血腥地拼杀着。大胜的一方会把砍下的对方人头吊到那榕树上,炫耀和警告着来往行人,渐渐有了句童谣:“破布树,好吊柚”。那是一个下午吧,双方又手持利刃来到树下,年轻的叔祖正奋力挡挡砍砍,忽然一手挽到对方一个人的脖子,那人扭头大喊:“舅舅!是我!”叔祖说:“你也来。”手起刀落,破布吊柚。

今天这帮将领嫉妒起文臣们的走红,居然引经据典,把土匪头子说得疑心大发。且让我们看看《孟子》的原文,体会一下活在黄仁宇所说的日益完善的“文官制度”下的武将们是如何的手腕:

“孟子去齐,尹士语人曰:‘不识王之不可以为汤武,则是不明也;识其不可,然且至,则是干泽也;千里而见王,不遇故去,三宿而后出昼,是何濡滞也。士则兹不悦。’高子以告。曰:‘夫尹士恶知予哉!千里而见王,是予所欲也;不遇故去,岂予所欲哉?予不得已也。予三宿而出昼,于予心犹以为速。王庶几改之?王如改诸,则必反予。夫出昼而王不予追也,予然后浩然有归志。予虽然,岂舍王哉!王由足用为善。王如用予,则岂徒齐民安?天下之民举安!王庶几改之?予日望之。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谏于其君而不受,则怒,悻悻然见于其面,去则穷日之力而后宿哉。’尹士闻之曰:‘士诚小人也。’”

“士诚小人也”,一翻译,就是“我真的是小人啊”。断章取义,本是文人的发明,武将不是老大粗,他们学会了姑苏慕容家的绝招,狠狠地戳穿了文人的西洋镜。

    可惜文臣罹难以后,皇帝杀性已起,勋臣们终于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