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牛新壳

passion & ambition

 
 
 

日志

 
 
 
 

天子之怒  

2005-09-22 16:4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子之怒

 

拉拉杂杂看了几页书,心情不爽。本来不爽就不要看嘛,可是说过这两天要动手写点东西的,所以就把这微弱的不爽敲打在荧光幕上。算不得立此存照。

 

1956年,风雨满楼,河山飘摇。

在血迹褪尽之后,人们还是摸不着那位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伟大领袖这一战略构想的真正意味。不知道将来的档案会给予我们怎样的震撼,目前所有的,仅仅是依据常理的推测。

如果我们相信旁观者清,那么或许应该听听当时还在太平洋彼岸关注故园消息的国史专家唐德刚是怎样述说这个血腥故事的。

按照唐氏的说法,反右运动其实只是毛泽东对自己的战术错误所下的一剂猛药,不是毛的初衷。而毛一开始之所以祭出此一战术,不外乎如下几个原因:

苏共赫鲁晓夫正位,鞭尸斯大林,引起中共“共振”;

中共八大修改党章,删除“毛泽东思想”一条,使毛泽东顿时摔下“琼楼最上层”,迫使思想转型尚未成功的毛骤起反击(废话一:唐文引用此语,系出袁世凯二儿子讽谏其父“莫上琼楼最上层”一诗,韵味恰到好处。废话二:如今历史绝口不提当年事,党章中不断添加最高思想,愈演愈烈,终于祸及宪法,能不痛心!)

下面是唐氏一段原文:

 

“兵来将挡,水至火迎,毛就准备利用当时分散在各个小「民主党派」中的高级知识分子,来帮助他整党整风,自清君侧了。这显然就是毛泽东在一九五六年底所发动的「双百运动」底最原始的构想。在此运动中,由毛公亲自主持,党和政府于一九五七年五月,在北京召集了一连串的「整风座谈」。在这些会中,毛号召各小党派中的「民主人士」,大胆地对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提出批评。并给以「言者无罪,闻者足诫」的最安全保证。他所制定的指标则是:批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

  “作此公开的保证时,他显然认为他自己声望正隆,高居顶峰,对这三个「主义」,都沾不上边,因此批评者也只会批到刘少奇为止,不曾伤及「皇上」。这原是中国传统的帝王政治的特色。连造反者,分明是造皇帝的反,但是传统的办法,都是只号召「清君侧」,对皇帝是不直接攻击的。纵在战时,国共两党「摩擦」到围攻新四军的程度,毛氏亲自策划的反国民党的宣传战,也只到何应钦为止。蒋,他是暂时不碰的。

“此次搞双百运动,毛公显然视为当然,他自己是不会变成攻击对象的。谁知他老人家估计错误了。所以在「言者无罪」的铁卷保证一经提出,这批旧社会出身的老士大夫和高知,对共产党的党天下,早就骨鲠在喉,既然言者无罪,他们就舍共干,而把矛头直指共党了。一时热火朝天,原来声威比天还高的「党」,一夕之间就变成众矢之的了。”

 

于是乎毛头一转,右派即成血海了。

这当然是一面之辞,多少有妄自揣度的嫌疑,但是看过数千万字资料的老先生还是有那揣度的资本的。

再来看下另一位老先生()的意见,不过这次的视角却立足于国内。

戴晴的论述是依据于老毛那段著名(苍天可监,遗臭万年者,此之谓也)“阳谋论”,在事实已经清楚、罪证十分确凿的前提下,追溯毛的犯罪心理。最后归源于罗隆基那段“很伤了毛主席心”的右派言论:现在是马列主义的小知识分子领导小资产阶级的大知识分子、外行领导内行。

戴晴认为:

    

   “怎么估计罗隆基这几句话对毛泽东的伤害也不过分。这伤害不仅仅在于诸如谁打天下,谁坐天下,交椅怎么摆等等要命的问题,而在于它是一个旧伤疤,伤害一直可以追溯到1910年末,追溯到他在北京大学当图书管理员的时候(当时周作人教授对青年毛润之很是忽视;图书馆的高级职员也因他用龙飞凤舞的字体书写卡片而面斥。对此,毛曾在给家乡友人的信中流露:受够了洋教授的窝囊气。)更不可以忽略的是,这伤害也不是一人一时所能加予的,张国焘、罗章龙、王明、张闻天,也许还有别的人,总之,一批受过高等教育或者洋教育的人,没准都让他十分不舒服过,特别在他们还没领教他的手段而“放肆得很”的时候。当然,当他们在他的智慧下活动的时候,他可以称赞,甚至尊重他们;要是想反,他就要让他们看看,究竟谁“大”,谁“小”;谁真有学问,谁“书读得越多越蠢”。对这批衣冠楚楚,满口洋文,爱洗澡、爱吃药的秀才们随意嘲弄,打趴下再拎起来,拎起来再打下去,可以说是伟大领袖终生乐此不疲的游戏。” 

   

这段话一扫我当时的悲切,挤出一丝会心的微笑。想象某些人或许要“疯狂反击”戴先生这种“无耻言论”(所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居然让我兴奋莫名:毕竟大浪淘沙,谁都会是小人,更别说一生几十年都是在战争和斗争中度过,对于战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政治上同反动派斗争,政策和策略同样非常英明,可以说运用自如、得心应手(李维汉语)的伟大领袖了。记得年前在一本杂志(《博览群书》还是《书屋》?)上看到一篇解读庐山会议的文章,和戴先生有异曲同工之妙。文章说的是庐山会议如常召开,领袖却忙里抽闲,召见贺子珍!当时遥在上海的江青同志闻讯大为不爽,马上警告枕边人说老娘我明天就要上山!本来美事一桩,却落个风景大煞,主席当晚就失眠了。彭大将军那晚却睡得出奇的好,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就拎着那注定要充当炸药包的万言书跑到主席房门外说要找主席商量商量。警卫员赶紧拦住,说主席昨晚失眠了,这样打扰他休息,恐怕不大好吧。彭大将军只好怏怏地走了。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了。好心的作者在结尾还不忘做一历史假设:要是当年没有贺子珍,要是当时江美人消息稍微闭塞哪怕那么一点点,要是彭大将军终于在会前和毛主席通了气,哪怕只要是毛的心情不至于一夜之间居然变得那么恶劣……那么……

 

秦王说的:“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历史终于没有任何的假设。伟大的导师后来也概括出“百代多行秦法政”的历史唯物主义真理,借此循循地教诲我们这些无知的晚辈,殷切地期望后来者“少骂秦始皇”。

好的好的,我们不骂。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